17:49 2020年09月25日
新型肺炎疫情
缩短网址
0 50

新冠肺炎疫情仍在继续之中。病毒学家毫不怀疑病毒极有可能在未来再度爆发。在这种情况下,学者们已经学到了什么教训?以下是各位学者在俄罗斯联邦教育与科学部、俄罗斯科学院和“科学俄罗斯”网站联合举办的网络会议上所谈论的内容。

治疗“弯路”和黄金纳米粒子

新冠肺炎疫情对卫生事业造成了严重挑战,而这种挑战与床位不足、医护人员短缺、治疗未知疾病的必要性有关。

“我们看到,在过去4个月来我们对与抗病毒疗法、肺人工换气、皮质激素、抗凝剂有关的概念发生了怎样的变化。在对新冠病人管理缺乏绝对令人信服的基础的背景下,各种立场得到重新修订。我们更多地依靠与其它病毒的类比,但这原来并不完全适用于新冠肺炎病毒”,——俄罗斯科学院院士、俄罗斯阿尔马佐夫国立医学研究中心总经理叶甫根尼·什利亚赫托指出。

他举出治疗“弯路”为例来说明问题: 早在1月,人们用Caletroy(用于治疗艾滋病感染的药物)来治疗新冠肺炎,而现在没有人再采用这种药物。

什利亚赫托认为,探索患者在遭到新冠病毒感染后如何恢复肺部组织是最迫切的科学挑战。“由于细胞因子风暴(cytokine storm)发生的损害还将导致未来以肺泡纤维化形式出现的极大后果、呼吸衰竭发展、肺动脉高压。这些问题无法回避,我们需要新的科学方法减少肺部纤维化的形成”,——他解释说。

整体而言,什利亚赫托认为,新冠肺炎疫情表明,卫生系统需要新的人事政策。“现在需要各种专业但拥有平行所学范围的医生。我们无法使所有人成为复苏专家,但许多其他专家应该掌握复苏技能”,——他指出。

超级传播者和第二波疫情

学者们认为,边界遏制措施现在已经毫无意义,因为病毒在所有国家都传播得如此广泛,以至于再次推迟病毒越境传播将不再具有大的流行病学意义。但各国仍像过去一样,认为禁止或限制大规模活动是最高效、最持久的措施之一。

科学家揭开新冠病毒突变真相
© Sputnik / Pavel Kononov

俄罗斯科学院通讯院士、俄罗斯谢切诺夫大学马尔齐诺夫斯基热带和经媒介传染疾病医学寄生虫学研究所所长亚历山大·卢卡舍夫对此的解释是,所谓的超级传播者在病毒传染中起到了关键的作用——这些人鼻咽部携带超级病毒滴度置身人群中,传染其他许多人。

“我们早在2003年萨斯病毒(SARS) 爆发时就学到了这一非重要的教训:当时仅仅5人就传染了其他所有人。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禁止大规模活动起到极大的作用”,——卢卡舍夫解释说。

在能够阻止病毒的免疫夹层形成之前,必须控制病毒扩散。学者认为,在这个时刻到来前,爆发第二波疫情的可能性极高。“伊朗已经爆发第二波疫情。而且,如果第一波疫情是在14度以上的气温下发生的,那么现在病毒在27度以上的气温下也能很好传播”,——卢卡舍夫补充说。

病毒究竟是人工合成的还是自然形成的——无论哪种说法都无法证明

目前世界上在积极讨论病毒是人工合成的。“2019年所发生的一切——仅是此前多次出现的那种定期过程的重复而已。对进化可塑性边界的评价说明,新冠病毒基因组中的嵌入部分极有可能是自然过程的结果”,——卢卡舍夫指出。

从另一方面来说,他承认,“存在整整一系列的可能性,从原则上来说,都是可能的,但不是可以追踪的”:这或者是在实验室中繁殖的“成功的”自然方案,或者是未知自然病毒的自调整,或者是此前各种未知自然病毒的嵌合体。

俄罗斯科学院院士、俄罗斯科学院主席团成员根纳季·奥尼先科注意到,人们对与病毒出现性质有关的情况有不同的理解,病毒的爆发需要认真仔细的国际调查。“调查应该依据《禁止发展、生产、储存细菌(生物)及毒素武器和销毁此种武器公约》(即《禁止生物武器 公约》,BWC)。我们应该回到类似的来源细分机制,搞清楚这里是否存在蓄意的预谋”,——奥尼先科强调。

关键词
武器, 病毒, 新冠肺炎
社区公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