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41 2020年07月15日
新型肺炎疫情
缩短网址
0 50

俄罗斯专家准备向“全国行动计划”提交有关克服国内疫情的提案。在疫情过后的世界,哪些经济领域会成为发展的驱动力?基础科学是否储备丰厚,足以对疫情挑战予以应有回应?俄罗斯科学院院长亚历山大·谢尔盖耶夫在俄罗斯高等教育与科学部、科学院以及“科学俄罗斯”网站联合举办的网络会议上致开幕词时提出了这些问题。

从危机到增长,绕过停滞

俄罗斯联邦总统直属俄罗斯国民经济与国家行政学院经济理论和政策教研室主任、俄罗斯科学院院士阿贝尔·阿甘别吉扬教授认为,2020年俄罗斯将面临深重的结构性危机。在他看来,原因有三:新冠疫情、油气状况以及七年停滞的影响。
阿甘别吉扬称,GDP将下降8%左右,实际可支配收入将减少8-10%,国家预算将缩减三分之一,企业的财务收益将减半,企业数量则会减少三分之一(中小企业破产所致),全国贫困人口将增至3000万。

他说:

“从社会层面讲,这场危机会比2009年的危机要深重得多。2009年俄罗斯GDP下降了8%,但零售额仅下降5%。如今,考虑到居民可支配实际收入在过去几年已呈下降趋势,现在新难题又雪上加霜,所以这两个数字还会更高。”

同时阿甘别吉扬指出,俄罗斯成功走出了2009年的危机。当时制定了危机应对重大计划,并为此花费了GDP的10.9%。
阿甘别吉扬补充说:

“在当前汇率下,我国的花费未必会超过GDP的4%。与此同时,美国和欧洲主要国家预计,为走出疫情他们将花费GDP的15-20%。这是这些国家自大萧条以来首次遇到这种境况,而英国为300年来首次。”

他认为,俄罗斯为走出危机所需花费的资金规模为每年10至15万亿卢布。
阿甘别吉扬的基本观点是,疫情为俄罗斯提供了一个特别的机会,可以从危机直接迈向社会经济增长,而不会回到停滞状态。他解释称:

“经济停滞没有脱困和转为增长的机制,相反,只会引发消极趋势。危机则包含最重要的脱困机制。国内大量工业企业已经复工,建筑工地也已开放。人们现在不会去度假,他们将努力工作,弥补收入损失。当然,这将提供巨大的推动力。此外,4月份油价为18美元,现在已有所回升。”

阿甘别吉扬认为,要从危机转为增长,需要加紧提升两大增长驱动力——固定资产投资和知识经济(即人力资本)投资。

过于看重金钱
俄罗斯科学院普里马科夫世界经济和国际关系研究所所长、俄罗斯科学院院士亚历山大·登金教授坚持的是另一种完全不同危机应对策略。他表示,5月份新兴市场国家的主权金融稳定指数表明,俄罗斯在金融稳定性方面排名第一,其次是哈萨克斯坦、以色列和波兰。南非、乌克兰和土耳其的金融稳定性最差。
登金认为,美国政府试图全凭有力的金融冲击来解决问题。他说:

“这是两种情况导致的结果。预算占GDP的17%的卫生体系在面对第一波疫情时完全无能为力。美国的死亡病例远超越南战争、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的人员损失之和。美国政府已退无可退——11月3日将举行大选。而且,国家债务接近GDP的107%,上一次达到这种水平是在1946年。”

大城市的没落和“离岸人”

俄罗斯联邦总统直属俄罗斯国民经济与国家行政学院金融与银行业务系证券市场和金融工程教研室主任康斯坦丁·科里先科认为,疫情一过,人们就会看到一种完全不同的经济运作形式。他表示,疫情急剧突显出三大经济要素(生产、营销和消费)的重大结构性改变。
电子商务的逐步发展走的是一条“进化”之路。在因疫情采取诸多限制措施的情况下,供应商不得不迅速转向网络销售模式。
科里先科指出:

“提前适应电子商务的公司比专注商场销售的商家更具优势。不仅出售具体商品,且为买卖双方提供沟通机会的电商平台最为突出。”

科里先科补充说,疫情推动了全球3D打印业的发展。这种技术可以确保各类产品的供应,起初是最简单的产品,之后越来越复杂。
但他认为,最根本的变化已经在发生,而且即将发生在劳资领域。一些数据显示,在美国29%的劳动力可以远程办公。据初步估计,居家办公的效率要高三分之一,而且用人单位的成本也减少了一半。

科里先科表示,工作周也会发生变化,办公室坐班时间将由5天缩减为几个小时,人们因此将搬离市中心,而这将是大城市时代走向没落的开始。

关键词
疫情, 经济
社区公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