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8 2021年01月27日
中国
缩短网址
作者:
0 126

中国在不断更新管理互联网服务的规则。中国国家网信办最近发布了《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其中阐明了现有互联网服务以及互联网非法活动的定义。第一次将过滤外国互联网内容的做法纳入法律规范。

现行有关法规还是在2000年通过的。它是基于那个时代的技术能力和现实。当时全球互联网要原始得多。互联网服务范围仅限于搜索引擎、在线聊天和论坛。没有今天如此多的社交网络、即时通讯、也没有视频流服务。此外,尽管中国政府一直坚持与色情、贩卖非法商品、煽动仇恨和社会不稳定等传统互联网威胁作斗争,但用户的整体网络空间仍然非常混乱。个人数据泄漏、恶意软件、虚假广告以及对财务信息分配的控制不足等等——所有这些问题多年来一直没有得到解决,有时甚至会造成严重后果。2016年中国搜索引擎百度因发布未经验证的广告而受到监管机构和有关部门的批评。这发生在一名因癌症治疗了两年的年轻人死亡之后,据说他使用了一种独特方法,但实际上没有一点效果。

暨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察哈尔学会高级研究员吴非教授在接受卫星通讯社采访时指出,新规草案能最终整顿互联网空间秩序并使其更加和谐。

吴非教授说:“当前我国在互联网非政治性领域的管理相对比较松散,包括在经济金融、个人信息、网络营销以及一些低级趣味的网络信息传播方面,都没有严格的监管机制。就像过去的街头小广告一样,上升到网络空间就变成了类似百度搜索引擎中的非正规医疗服务。还有通过搜索引擎买断一些输入特定词汇,花钱买热搜等等,都是出现过的问题。这些过去在传统媒体上是比较容易得到监管的,但是在网络中就比较难做到。所以加强监管也是必然的,尤其是当网络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就更得需要规范性。”

新规草案定义了所有现存的互联网服务,包括搜索引擎、即时通讯、互联网资源、在线支付系统和电子商务等。草案旨在应对近来出现的威胁,例如,互联网欺诈、散播金融信息、盗窃帐户和个人数据以及虚假新闻等。草案规定,禁止发布或协助发布虚假信息,人为增加点击和交易数量,禁止其他用户付费以阻止或删除先前发布的信息,或者在各种互联网服务上大量创建和出售帐户。

新规草案还延申了互联网恶意信息的定义。如果说早先该定义包括破坏国家安全、泄露国家机密或威胁国家权力基础的信息,那么现在还囊括了破坏金融市场秩序以及有关灾难、流行病、紧急情况、粮食安全、医疗用品质量的虚假信息。一旦违规,互联网资源可能会被关闭。在该公司工作的个人将被处以最高10万元人民币的罚款。

中国P2P平台或进入俄罗斯市场
© Sputnik / Ramil Sitdikov
显然新规草案是为了应对数字时代社会面临的挑战。传统媒体在地理有限的区域中传播信息的速度要慢得多。在互联网时代,信息几乎立即传播,并能使其瞬间覆盖全国。金融科技公司尤为清楚地表明了这一现象:小型p2p平台和互联网金融服务的业务有时不能满足金融稳定的要求。它们吸引了中国各地的储户,进而造成了系统性风险。这就是为什么中国开始逐步监管从金融科技到互联网领域的新兴产业的原因。根据新的草案,国家掌握着对信息的控制权。草案阐明了封锁威胁国家安全的外国资源的可能。事实上,许多国家也正在引入类似规定。吴非专家解释说,只是在国外法规仅适用于公司内部,而在中国相关法规则在国家层面运作。

吴非专家接着说:“实际上这些治理理念基本上全球都在采用,只是进程快慢的区别。像脸书、推特也都是一样,他们的监管可能甚至更加严格。比如美国的搜索引擎就很少出现无关广告信息,这就是被严格过滤的结果。目前国际上基本以部门监管为主。我国则是依靠政府监管,那么政府可能就需要谨慎一些。不过这种现象有时影响还是比较恶劣的,包括恶意炒作等等。以前都是明星行为,现在却是在网上直接通过各个账户就可以进行。所以我想这方面的监管力度肯定需要加强,同时也是适应后疫情时代。”

在华盛顿最近发生的事件中,特朗普支持者发动暴动并冲进国会大厦。这再次表明,首先,社交网络在动员抗议情绪方面所扮演的角色。其次,大型互联网公司具有隔离用户和审查分发内容的功能。 Facebook和Twitter未经授权阻止现任总统的帐户是一个十分严重的先例。不管对特朗普的人品和言论持何种态度,但对于互联网技术巨头利用其自身规模开始规避现有立法规范,并自行​​决定管理所散布的信息,人们对此感到十分惊诧。

在中国许多互联网公司也深入渗透了中国人的日常生活,其经营规模超过了世界上最大的贸易和金融公司。因此中国积极采取新领域的监管措施,以防止这个庞大且不受控制的经济部门并行发展。最终,政府针对所有人制定统一监管规则,以创建具有清晰游戏规则的更加透明与和谐的数字环境。

关键词
特朗普, 中国
社区公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