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45 2021年03月05日
中国
缩短网址
作者:
0 143

澳大利亚要求世贸组织考虑中国对澳大利亚大麦征收高额进口关税的决定。卫星通讯社采访的专家们认为,中国未必会对澳大利亚的这一步做出过激反应。他们认为,这是普通经贸领域的摩擦,实际上它背后是存在政治和安全因素的。

等待上诉结果或需数年时间

5月中国决定未来五年对澳大利亚进口大麦征收反倾销和反补贴税。其税率为80.5%。澳大利亚贸易部长西蒙·伯明翰(Simon Birmingham)称,为在WTO维护澳大利亚农民的利益提供了令人信服的有力证据。澳大利亚谷物种植者委员会表示,中国的关税可能致澳谷物行业未来五年损失约19亿澳元。

在向世贸组织发出的官方诉讼中,澳大利亚要求对中国的大麦高关税进行审查。法新社就此指出,此举是澳大利亚首次对中国提出申诉。法新社指出,迄今为止澳方一直避免将与华争端提交给世​​贸组织,因为它担心中国会提出报复性要求,进而会致两国关系进一步恶化。澳大利亚贸易部长这次还警告,由于贸易伙伴之间的关系继续恶化,可能在其他领域采取进一步行动。

就在今年,在政治关系恶化的背景下,围绕至少13种澳大利亚对华出口商品出现了贸易和检疫紧张局势。其中包括,牛肉、煤炭、铜、棉花、龙虾、糖、木材、葡萄酒和羊毛。在不久前出现的干旱之前,澳大利亚每年向中国出口价值约10亿美元的大麦。通常约有70%的澳大利亚谷物出口到中国。

澳大利亚已经为自己的诉讼案件审理可能要花数年时间做好了准备。即使堪培拉赢,中国也有反驳的权利。

中国不会对澳大利亚的上诉做出过激反应

澳大利亚向世贸组织正式上诉的影响可能为零,甚至对它会产生负面影响。俄罗斯战略问题研究所专家米哈伊尔·别列亚耶夫在接受卫星网采访时强调,这不仅仅是因为对上诉的审理可能需要花费数年时间。米哈伊尔·别列亚耶夫说:

“澳大利亚开始上诉。显然它有义务根据其程序规则和国际贸易规则这样做。但世贸组织向来以需要多年时间才能解决所有问题的事实而闻名。显然澳大利亚别无选择。无论如何,对它来说还看不到谈判过程。中国似乎已经将这些关税用作对澳大利亚施压的工具,并在一个非常敏感的农业按钮上施压。这个按钮一直都会在公众和社会中引起相当强烈的反响。借助这个按钮,可以在所需的方向上很好地影响决策的通过。当然,目前澳大利亚在政治上仍然偏向美国。中国现在正在利用大小经济杠杆使澳大利亚从美国的轨道上拉出来,并通过经济渠道将其拉到自己的势力范围,即在亚太地区正在形成的力量中心。”

米哈伊尔•别利亚耶夫专家就中国对澳大利亚向WTO投诉可能做出的反应给出了预测。他说:

“中国,当然,在某些战术上可以假装自己被澳大利亚冒犯了,但这将加剧双边关系。上诉纯粹是形式上的,可能会加剧中澳关系。同时,中国深知,在两三年内世贸组织无法解决任何问题。在此期间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因此中国现在不会对所有这一切作出特别迅速的反应。它知道上诉中没有多少实质性内容。”

© Depositphotos / Robertohunger
政治紧张的背后是政治和安全因素

为什么围绕大麦进口关税这样一个普通贸易摩擦会成为世界头条新闻?中国社会科学院国际问题专家杨丹志建议就这一问题在中澳美对华关系范围——“五眼”联盟中去寻找答案。杨丹志专家说:

“在中美战略竞争加剧的背景下,近年来澳大利亚非常积极地追随美国对中国进行围堵打压。作为一个中等强国,澳大利亚在对华关系和战略上是做出了一个不大理智的决定,可以说完全被政治和安全因素所绑架,对中澳双边关系也造成了严重破坏。而澳大利亚方面,虽然自己在政治和安全领域对中国进行严厉打压,但是当中国做出合理合法的一些反应时,他们却认为是中方在无理取闹。所以我认为澳大利亚恐怕首先需要自我反省,想清楚中澳关系被破坏的原因何在。另外,我们可以看到最近五眼联盟的其他国家也声称要支持澳大利亚,也就是说他们认为中国对五眼联盟成员之一的这种所谓的侵犯,其他国家应该联合起来对中国进行反制。因此这看起来是普通经贸领域的摩擦,实际上它背后是存在政治和安全因素的。”

中国敦促澳大利亚“纠正错误”,而不是向世贸组织状告中国加征对澳大利亚一些商品的关税。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今天就澳大利亚打算向世界贸易组织(WTO)状告中国对大麦征收高额关税的打算发表此番评论。

 这位中国外交官还强调,澳大利亚政府应纠正与中国企业有关的错误。上周中国驻澳大利亚大使馆指出,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2018年以来,10多个中国赴澳投资项目被澳方以莫须有的“国家安全”或“国家利益”理由拒绝。自2016年至今,澳大利亚政府共对中国发起反倾销反补贴调查25起。澳方的这些举措不仅损害中方企业利益,也给双方经贸合作带来消极影响。

关键词
世贸组织, 澳大利亚, 中国
社区公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