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56 2020年10月28日
中国
缩短网址
作者:
0 141

美国任命西藏事务特别协调员。中国外交部对美国务院此项决定进行评论时指出,是“政治操弄”。卫星通讯社咨询的专家们认为,这是特朗普的选前举措,意在加剧中国与印度和尼泊尔之间的紧张度。

 

特朗普为赢得总统大选,在打西藏牌

罗伯特·德斯特罗(Robert Destro)任美国国务院民主、人权和劳工事务助理国务卿一职,根据《西藏政策法案》,罗伯特被任命为西藏问题特别协调员。国务院声明中写道,外交官将将领导美国促进中国和达赖喇嘛或其代表之间进行对话;保护西藏宗教、文化、语言特征和人权。”

其实,1997年美国国务院机构中已设有西藏特别协调员一职。俄罗斯科学院远东所所长阿列克谢·马斯洛夫在接受卫星通讯社采访时指出,在克林顿执政的1993-2001年期间,美国支持达赖也没什么效果。他说:

“任命(西藏)特别协调员,完全不是什么新生事物。长时间里,美国一直在支持达赖喇嘛,为其使命提供资金,有专门官员协调此事。但最为主要的,是克林顿时期做出此项决定。但决定本身,是非建设性的、无效的。无论对中美对话,还是从金融角度。要知道,美国花掉数十亿美元支持西藏的人权保护运动。现在,显然美国在重拾旧版本。”

从2017年1月20日开始,西藏特别协调员一职始终空缺。为何在美国总统大选前不到一个月有此任命?圣彼得堡国立大学教授杨娜·列克休金娜在接受卫星通讯社采访时认为,非常好解释,是特朗普的选前动作。 她说:

“特朗普通过任命新的特别协调员,再次吸引关注中国的话题。现在,美国的民意当然在打中国情绪牌,从而在总统竞选中赢得额外分数。此项任命,部分是在向特朗普的支持者们发出坚信胜利的信号。可以理解,如果特朗普输给拜登,那么后者首先要做的是换人。特朗普任命的协调员,应失去授权,将任命新人。特朗普发出的信号,也表明他对胜利有信心,认为此项任命将延续到下一总统任期。”

中国从未承认西藏问题特别协调员

中国对任命西藏特别协调员表示抗议。外交部正式发言人赵立坚宣布,西藏事务纯属中国内政,不容任何外部势力干涉。美方设立所谓“西藏事务特别协调员”,完全是出于政治操弄,旨在干涉中国内政、破坏西藏发展稳定,中方对此一贯坚决反对,也从未予以承认.

阿列克谢·马斯洛夫认为,中国不会与达赖喇嘛进行任何对话,更别说在美国的斡旋之下。他说:

“对中国来说,没有与达赖喇嘛对话的概念。中国有关达赖喇嘛的立场非常简单。中国从未否认达赖喇嘛作为宗教领袖的作用,甚至不反对达赖喇嘛回国。但他不能从事任何分离主义活动,将在西藏中国领土内生活。在此方面,对中国来说,达赖喇嘛仅是一位宗教领袖,而不是国务活动家或政务活动家。为此,不需要任何中间人。最为主要的是:第三方斡旋,在此情况下是完全不能接受的,因为这是粗暴干涉中国内部问题。”

美国的目标:在中国、印度和尼泊尔关系中加入紧张气氛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华盛顿吹风会上说道,德斯特罗将吸引西藏领袖、国际伙伴和专家来解决西藏问题。他将继续从事国务院与世界藏族族群以及为数众多的人权卫士、其中包括宗教自由卫士的相互协调工作。

专家阿列克谢·马斯洛夫感觉到,国务卿在对新任特别协调员的祝词中有以下内容:在中国、印度和尼泊尔边境地区制造新的冲突局势。他说:

“这不是局部问题,当然是地缘政治问题。最近一些年里,中国和印度之间的西藏宗教问题几乎销声匿迹。如果再次提及,那么,我们将看到边境地区新的暗藏着的冲突。西藏因素,在宗教层面,也许会被美国宣传机构积极利用。上世纪70-80年代,美国刺激所谓西藏‘自由’的非常大的运动。为此,他们吸引了很多演员、政治活动家。现在,美国将利用西藏问题,损害中国的形象,刺激地缘政治冲突。”

西藏问题:美国向中国施压的工具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副研究员崔磊在接受卫星通讯社采访时指出,任命西藏问题新的特别协调员,意味着美国将高度关注人权问题,以期对华施压。

崔磊: 我认为这与美国目前整体的对华战略相一致,即加大在人权问题上对中国的施压。历史上美国就多次在人权问题上对中国采取过行动,比如90年代曾经连续10年在联合国提出针对中国人权状况进行关切的议案,虽然都被联合国大会否决,但是也说明中美关系在人权问题上持续了长时间的交锋。后来随着中美关系逐渐稳定,人权议题在小布什和奥巴马时代慢慢被放在了次要的位置上。因为这两位总统在任期内更多的是注重与中国的合作,而中美之间就人权问题存在较大分歧,若是将其作为主要议题,无疑会影响到双方对话的气氛。

目前特朗普政府希望与中国展开战略竞争,那么人权问题自然是一个很好的抓手,可以作为对中国施压的工具。而西藏问题也很明显,是美国传统对华外交中一个非常重要的议题。现在特朗普政府为这一职务安排新的任命,实际上就是强调美国下一步将在人权问题上予以更多的重视,对中国发难。

专家杨娜·列克休金娜指出,对美国来说,西藏问题是人权问题,但对中国来说,是国家主权问题。她说:

“毫无疑问,对中国来说,这是个重要问题,因为涉及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中国人有国家核心利益的概念。关涉这些问题,中国人不会接受第三方的介入。其中包括西藏问题、维吾尔问题和台湾问题。这个问题非常敏感。显而易见,第三方的任何卷入,其中包括美国的卷入,不可避免地引发中方的负面反应。美国利用这个问题,让中国紧张,同时也是精神作用方法。”

特朗普执政期间,美国激活西藏方向的破坏活动。2018年12月,美国通过《对等进入西藏法案》,为其公民访问西藏自治区提供便利。文件规定,限制美国公民进入该地区的中国官员,将受到制裁。其中,禁止这些中国官员进入美国。中国外交部和人大表示严重愤怒,并就企图干涉中国内政表示坚决抗议。

今年1月,美国众议院通过所谓的《2019西藏政策及支持法案》。这份文件,威胁对试图干涉达赖喇嘛转世的中国官员进行制裁。2020年5月末,授权美国总统承认西藏自治区独立出中国的法案,提交国会审议。这份法律草案的始作俑者是共和党人佩里(Scott Perry),此前,他还曾提交类似的涉及香港问题的法律草案。

关键词
尼泊尔, 印度, 特朗普, 施压, 中国, 西藏自治区, 西藏
社区公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