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18 2020年11月27日
中国
缩短网址
作者:
0 2811

美国欲对中国最大芯片制造商中芯国际施加限制。美国商务部已禁止这家公司未经特殊许可销售SMIC组件和设备。商务部的相应信函已发送给美国大型供应商。此前美国对中国华为也施加了类似限制。

在被多家美国媒体转载的美国商务部的这封信中强调,中国半导体制造国际公司(SMIC)可以生产军民两用产品。早在4月美国当局就修订了限制产品出口的规则。如果说以前美国仅限制几类商品和技术出口的话,例如军用飞机的飞机发动机,那么根据新的规则,理论上可用于军事工业的任何产品、组件或软件都可能受到限制。华盛顿给出的理由是,美国不应该以任何方式助推其潜在对手的军事建设。

中芯国际否认与中国军工联合体有任何联系。该公司还指出,它尚未收到美方关于限制供应的正式通知。不过美国以前就曾以“国家安全”为借口对中国一些公司施加限制,而又提供不出任何具体证据。限制双重用途技术出口的新规内容很模糊,以至于几乎任何产品都可能受到其影响。

中国科技巨头华为是第一个成为遭受美国5G建设禁令的受害者。此外,在华盛顿的影响下许多美国盟友也采取了类似步骤。另外,美国还限制了对华为的芯片供应。而且遭禁的不仅有在美国制造的产品,因为大多数制造商以一种或另一种方式使用美国的技术和设备来生产芯片。

与华为和其他数十家受到美国制裁的中国公司一样,中芯国际的问题根本与军工联合体无关,也不会对其他国家的国家安全构成威胁。美国只是想保持其在半导体和其他高科技产品市场上的垄断地位。正如中国人民大学国际事务研究所所长王义桅在接受卫星通讯社采访时指出的那样,毕竟这为华盛顿提供了强大的控制杠杆。

王义桅所长说:“美国所谓的安全并非国家安全,而是自己霸权地位的安全。尤其是如果在军事联盟体系使用外国或者非美国盟友的核心技术和通讯设备,将导致美国无法继续监控盟友,所以美方意图主导这一过程。当然,从本质来看,中国的崛起也给美国带来了巨大的挑战。中国作为一个非西方、非美国盟友的非宗教性国家,开始在工业4.0时代参与规则的制定,甚至在某些领域还处于领先地位,这是美国难以容忍的,也是整个西方难以想象的。因此他不断地打压华为,随后又针对Tik Tok,现在又是中芯国际,其根本目的还在于美国希望自己所代表的西方能够继续主导人类工业革命的进程,掌握规则制定的权力,控制事态的发展。”

中芯国际是中国领先芯片制造商,可以抵消美国制裁对华为的负面影响。在制造工艺上中芯国际的产品仍不及当今最先进的芯片:中芯国际使用14纳米制程技术,而领先制造商台积电和三星可以生产5纳米芯片。芯片越薄,其性能和能效就越好。尽管如此,14nm芯片仍具有相当的竞争力。许多中国电子制造商在其业务中都依赖该公司的产品。在美国实施制裁之后,华为开始向中芯国际购买很大一部分芯片。根据中国芯片制造商的说法,华为占公司订单的比例高达20%。王义桅专家认为,由于中国电子制造商对中芯国际寄予厚望,美国对中芯国际的限制将冲击整个中国科技产业。

他说:“我认为,无疑会产生巨大的影响,因为整个全球化基本是在美国或者西方的体系下运作的,包括中国改革开放以来所取得的成就也离不开这一套体系,可以说很大程度上是在美国的土地上种庄稼发展起来的。众所周知,芯片制造是信息时代的核心内容,而华为又是工业4.0时代最核心的5G领域的佼佼者,中芯国际希望帮助华为等中国企业摆脱对美国芯片的依赖,这正是美国所不能无法容忍的。”

即使在14nm制造工艺中,中芯国际也像世界其他芯片制造商一样依靠美国技术。问题不在于组织先进芯片的生产,而在于生产它们所需的专用设备和软件主要是美国这一事实。 Cadence Design Systems,Synopsys,Ansys在芯片制造软件市场上几乎拥有垄断地位。提供必要设备的公司也是美国公司,像Applied Materials,KLA,ASML。因此对这些产品供应的限制将不可避免地影响中芯国际的竞争力和产能。在得知美国商务部的新限制之后,中芯国际在上海证券交易所的股票下跌了6%,而在香港则下跌了5%。

然而,正如王义桅专家指出的那样,从长远来看,美国设置的这些中国技术发展的障碍反而会促进中国更加独立并建立自己的科学技术潜力。

王义桅专家接着说:“根据历史经验,凡是美国打压的,中国最后都能够独立自主地研发成功,而合作的反倒拖延了中国核心科技的创新,比如‘两弹一星’、70年代中美联合生产大型客机等。所以我认为制裁最终只会让中国更加独立和强大。不过虽然前途光明,但是道路是曲折的。”

全球化和国际分工的优势在于,各国可以专门生产自己最擅长的产品。但这并不意味着技术发达国家原则上不能在某些领域打造自己的实力。这只是成本问题。当美国禁止Google为华为产品提供服务时,似乎华为公司失去了Android OS和Google Play的智能手机要变成南瓜。然而,几个月后华为发布了自己的鸿蒙OS以及华为移动服务生态系统。

当然,芯片生产是一个知识密集的过程。但是在这里,中国也可以迅速创造条件加速进口替代继承。中国政府制定了到2025年满足其自身对芯片和半导体需求70%的目标,并到2030年实现这一领域的完全进口替代。为此早在2014年就创建了所谓的“大基金”(中国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该基金现已积累300多亿美元,并且在不久的将来将能吸引更多的资金。该基金的资金还用于支持自己的设备制造商的发展,包括Naura、先进微制造设备(Advanced Micro-Fabrication Equipment)、华星(Hwatsing)、ACM Research、马特森科技(Mattson Technology)和上海精密测量半导体科技(Shanghai Precision Measurement Semiconductor Technology)。其中上海精密测量半导体科技,正如中国媒体在夏季报道的那样,承诺到2022年开始提供自己的设备,至少在28 nm生产工艺中。

关键词
芯片, 中国, 美国
社区公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