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22 2020年08月05日
中国
缩短网址
作者:
0 253

在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签署《香港自治法案》(规定制裁相关中国官员及为其提供服务的金融机构)后,中国金融专家们开始积极讨论本国被从环球同业银行金融电讯协会(SWIFT)系统中剔除出去的可能性。

虽然大多专家认为美方采取这种进攻性行动方案的可能性很小,但越来越多人呼吁中国制定出一套绕开环球同业银行金融电讯协会(SWIFT)系统与世界协作的替代性方案。

对美元的依赖

华盛顿目前没有披露,可能对中国官员和银行机构采取何种制裁。但从最初开始,中国就不排除最糟糕的事态发展方案。一些中国官员开始谈论有必要尽快摆脱美元依赖,推进人民币国际化。起初,中国证监会副主席方星海(Fang Xinghai)警告说,在中美关系紧张度升级的情况下,把中国从美元体系和环球同业银行金融电讯协会(SWIFT)系统中剔除出去具有危险性。尔后,中国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Guo Shuqing)也表达了类似担忧。接下去,中联部原副部长周力(Zhou Li )也表示要做好摆脱美元霸权、逐步实现人民币与美元脱钩等六大准备。

目前,中国绝大多数国际收支都以美元进行。截至2019年6月,中国全部国际收支中只有19%是以人民币进行的。中国目前还没有广泛采用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CIPS)。比如,去年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每日开展194亿美元的交易,而环球同业银行金融电讯协会(SWIFT)系统每天则处理5万亿美元的交易。

自然,在这种条件下中国要考虑被从被从环球同业银行金融电讯协会(SWIFT)系统中剔除出去的可能后果。更何况,已经发生过先例:朝鲜和伊朗已经被从这一系统中剔除出去,结果造成两国的贸易和国际结算过程极其难以开展。欧盟甚至被迫开发出欧洲国家与受制裁的伊朗进行结算用的替代性体系——“贸易往来支持工具”(INSTEX)。这一体系在今年年初投入运行,但伊朗方面坦言,它的效率不怎么高,在伊朗被从环球同业银行金融电讯协会(SWIFT)系统中剔除出去后,它无法完全代替崩坏的结算机制。

环球同业银行金融电讯协会(SWIFT)仍是美国的机制

从形式上来说,环球同业银行金融电讯协会(SWIFT)是总部设在比利时的多边组织。它是一个按照比利时法律运作的合作社,隶属成员国所有。但从实践上来说,美国对环球同业银行金融电讯协会(SWIFT)越来越多实施长臂管辖原则(long-arm jurisdiction),把它当作推进本国制裁政策的工具。因此,环球同业银行金融电讯协会(SWIFT)实际上处于美国的最强影响之下。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世界经济与发展研究所研究实习员徐雪梅(Xu Xuemei)告诉俄罗斯卫星通讯社与广播电台记者,中国对这一系统的担忧正好可以如此解释。

她说:“美国已经在对伊朗、朝鲜等制裁中多次强迫SWIFT进行协助,作为全球最重要的金融基础设施之一,SWIFT难以摆脱政治因素和美元霸权的施压,恐怕将继续作为美国实施金融制裁的重要工具。SWIFT是一个按照比利时法律登记注册成立的国际合作组织,由其董事会进行监督管理。美西方占据董事会多数席位,对SWIFT影响力极大,其董事长基本上由美国会员单位的代表担任,CEO基本上由欧洲人担任。这种组织架构不利于SWIFT保持决策的中立性和公平性,有很大的改革空间,SWIFT应该借鉴IMF份额改革的思路,增加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话语权。”  

国际货币基金(IMF)经常重审配额,从而使这一多边组织更好地反映发展中国家的需求。尽管如此,改革推进得极其缓慢。俄罗斯、中国,以及包括金砖国家伙伴在内的系列其它国家多次谈到有必要加快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改革,以加强发展中国家在其中的影响流力。徐雪梅认为,国际支付体系也需要类似的改革。

使国际金融体系更为多样化

但从体制结构的角度来说,环球同业银行金融电讯协会(SWIFT)并不正式接受美国法律的管辖,而是接受欧洲法律的管辖。问题多半在于,美元在世界金融体系中的作用仍像过去一样非常大。正因如此,尽管存在所有组织手续,但环球同业银行金融电讯协会(SWIFT)和其它多边组织仍无法忽略美国的意见。否则他们就会冒着自己遭到美国采取各项措施的风险,考虑到美国货币在全世界使用的规模,这些措施可能会相当敏感。因此,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石佳友(Shi Jiayou)认为,主要任务是降低美元依赖度,使世界金融体系更为多样化。

他说:“由于美元结算在国际上占据绝对的主动地位,因此,Swift机构不可能摆脱对美国的依赖性而实现独立性。在现有的环境下,很难期望它能有多大的改革余地。要积极推进国际货币体系多元化格局建设,尽早打破美元霸权地位,加快推进人民币国际化进程。英法德等国于2019年创设了‘INSTEX(贸易往来支持工具)’并已投入运行,以绕开美国对伊朗的制裁措施;中国应积极研究和借鉴相关的经验,考虑设立具有类似功能的机制。未来要进一步完善CIPS(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系统的功能建设,加快其推广使用进程,密切结合一带一路倡议的推进,在沿线国家鼓励更多使用人民币计价和结算。”  

为何目前难以转向使用本币

实际上,正是因为美元作为世界货币的稳定地位,短期内很难转向本币结算过渡、向替代性支付系统。因为多种货币结算将提升与汇率波动有关的风险。考虑到世界贸易流的不均衡,在本币结算时可以借助货币互换协议严格限制现行风险。俄罗斯与中国和其它国家之间存在类似协议。但因为所有国家出售和购买的商品和服务数量不同,所以难以使贸易完全向这种结算系统过渡。

从另一方面来说,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贸易伙伴。美国-中国挂钩中的依赖是相互的。因此,在中国被从被从环球同业银行金融电讯协会(SWIFT)系统中剔除出去的事态负面发展法案的可能性很小。徐雪梅说,要知道在此情况下,美国自身也将遭受不可挽回的危害。

“对于中国脱离SWIFT国际组织的可能性和方案,我觉得首先要明确,这种可能性是非常小的,中美双方都不太可能采取这种行动。中美经贸联系难以人为切割,众多美国企业和金融机构在香港进行经营,美国利用SWIFT制裁香港或者中国不仅将遭到中国的坚决抵制,还将严重伤及自身,并对全球经济金融稳定造成负面冲击。中国会对最坏的情况做好预案,比如加快发展可用于跨境交易的数字货币等,但最重要的是中美双方要晓明利害,通过对话合作管控分歧,不要走上‘金融战’的双输道路。”

为了避免世界金融体系中的美元霸权,需要全新的国际结算机制。其中一个机制可能是数字货币,它几乎可以即时进行跨境支付,无需复杂的代理行金融基础设施。中国人民银行几年前就已经在研究数字人民币制造项目,据监管机构透露,数字人民币几乎做好了发行准备。目前中国数字货币正在全国4个试点城市在有限规模内进行测试,首先用来开展国内结算。中国央行代表透露,加密人民币将取代流通中的现金,拥有与法币一样的主权。在项目取得成功的情况下,中国将成为世界上首个流通国家数字货币的金融大国。这将在人民币国际化的艰难道路上开辟新的地平线。

关键词
SWIFT, 中国, 澳大利亚
社区公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