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23 2020年05月30日
中国
缩短网址
作者:
0 230

中国商务部表示,中方坚决反对美国针对华为的出口管制新规,并指出中方将采取一切必要措施坚决维护中国企业的合法权益。此前特朗普政府禁止在生产中使用美国技术的企业为华为供应芯片。

这项措施已于周五生效,但给予相关公司120天的宽限期,以便在新规出台后重组其业务。根据这一新规,如果在芯片本身或制造过程中使用美国技术,则无论生产商来自哪个国家,只要为华为提供芯片都必须获得美国商务部的许可。因此,从理论上讲,美国商务部的禁令可能囊括向华为供应几乎所有最新一代芯片的公司,包括主要供应商台湾半导体制造公司台积电(TSMC)。尽管从日本东京电子和日立以及荷兰ASML购买了一些芯片制造设备,但最新一代芯片的关键组件由美国KLA、Lam Research和Applied Materials独家提供。这就意味着,没有美国技术难以为继。

华为尚未对美国的新禁令发表评论。除了中国商务部关于中国将采取一切必要措施维护其公司的合法权益的声明外,北京没有宣布对美国采取任何具体的报复措施。然而,《环球时报》援引接近中国政府内部消息人士的话报道称,苹果、高通或思科等美国领先科技公司可能会被列入中国“不可靠实体清单”。另据报道,中国可能停止购买波音飞机。例如,鉴于高通公司65%的收入来自中国市场,而iPhone的生产只与在华富士康工厂相关,上述措施或严重损害美国公司的利益。由此可见,可以说中美全面技术“冷战”已经开打。这不仅将打击世界上两个最大的经济体,还将打击所有全球供应链,尤其是技术产品供应链。

南海研究协同创新中心执行主任、南京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朱锋在接受卫星通讯社采访时指出,中国当然必须应对美国的挑战,不过北京不应完全复制华盛顿的行动。

朱锋院长说:“关于美国上周通过针对华为公司出台出口管制新规一事,包括禁止使用美国技术的制造商向华为提供产品,我认为这都是极端无理的措施。不仅是以所谓国家安全的名义过度打压华为等中国高科技企业,同时也使得当前中美正常的市场和经济往来面临严重的倒退。不过我并不认为将这些美国企业列入中方‘不可靠实体清单’是一项积极的反制措施,因为在全球化进程中这种基于市场经济的互动有利于中美双方加强商业联系。当然,对于美国的野蛮打压行动,中方有必要做出反应。我认为,一方面我们要在政治层面给予坚决的反驳和回击,另一方面也不应该完全跟着美国走。我们仍然要推动中美经贸关系的发展,推动企业间基于市场竞争的正常商业往来。”

这位中国专家说,当前美国特朗普政府这种极端民粹主义的脱钩论所造成的冲击和影响,并非中方所愿意看到的。当然,中国将努力使供应商多样化,以确保自身安全。但是,完全放弃美国产品几乎不可能,而且没有理由。

美国企业也面临着同样境地,尽管两国间存在诸多政治困难,但它们都不想失去中国市场。实际上,去年5月将华为列入美国商务部黑名单的做法并没有完全生效,因为美国政府很快向一些公司临时给予了向华为供应产品的许可,以给它们能够重组业务的机会。随后这些许可又被多次延长。这是可以理解的:2018年华为仅在美购买零部件就花掉110亿美元。瞬间失去这样大的客户对美企来说等同于遭受无法弥补的打击。由于出台了针对华为的禁令,那些主要在农村地区运作的小型美国电信运营商将陷入困境。它们根本没有足够的营运资金来根据美国当局的新规重建自己的网络。现在,真对华为的“沉重打击”又被推迟120天。是的,美国商务部表示这将是最后一次推迟。

然而,据《环球时报》报道,在特朗普政府宣布新的制裁之后,华为员工在社交网络开始彼此鼓励,“丢掉幻想”并为长期斗争做准备。看来,这家中国科技公司将不得不在中美两国关系日益恶化和政治不确定性日益加剧的新现实中,继续生存下去。在曾经一度看好的美国市场,华为建立了首批研发中心和驻外国代表处中的一个(华为首家外国分支机构在俄罗斯开设)。现在这个市场正被毒化。朱峰专家认为,华为会寻求其他国家的供应商,并同时注重自身能力的发展和技术独立性。

朱峰说:“我个人对华为公司很有信心,美国新的举措无疑会对华为带来打击,但是最重要的问题在于华为能够走到今天,也是在美国不合理、不公平的迫害和商业排斥的局面中发展起来的。近年来华为自己的研发团队也在摸索自己的芯片,包括手机运营系统的替代产品等,所以我希望华为能够挺住。”

但从长远来看,美国供应商将会发生什么尚不清楚。华为轮值CEO徐直军(Eric Xu)此前曾表示,公司从日本、欧洲或韩国的供应商那里总能找到同类组件。华为的确正在与非美国制造商建立联系。例如,华为已与欧洲意法半导体(STMicroelectronics)达成了一项联合芯片开发协议。意法半导体表示,其生产不使用美国最先进技术,因此该公司生产的芯片不应受到出口限制。此外,中国正在发展本国某些半导体组件的生产。早前有报道称,中国扬子存储技术有限公司已经制造出128层3D NAND闪存芯片的原型,该芯片还未被世界上任何一家公司批量生产。

即使中国政府不针对美国公司出台官方的严格限制措施,但当前的状况仍或严重影响美国公司在中国市场的地位。要知道,对两国技术对抗同样非常敏感的消费者的情绪并没有消失。已有过先例:当韩国同意部署美国萨德导弹防御系统时,尽管中国政府没有正式采取限制性措施,但中国游客不再前往韩国旅游,并开始抵制韩国商品,进而给韩国旅游业,乃至整个韩国经济造成了损害。现在,中国消费者同样可以出于爱国主义支持本国制造商。

关键词
冷战, 美国
社区公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