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5 2020年07月10日
中国
缩短网址
作者:
0 617

中国为互联网运作提出了新的基础标准。华为与中国联通、中国电信以及工信部一起向国际电联提出了新的IP,以取代TCP / IP。中方表示,互联网已经成为多层次,40多年前制定的协议已不再能满足其需求。

TCP / IP是在http协议之前制定的。这是当今全球网络运行所依据的构建基础。其实质就在于,一些信息从用户A传输到用户B。但由于通过一个物理信道可以将许多信息传输给许多用户,因此为了避免“排队”,信息会部分地(或者称为数据包)同步传输给不同的用户。然后再由不同的数据包进行整合,并以最终形式出现在收件人手中。由此可见,TCP协议包含了将信息拆分为数据包、然后将其收集在一起的规则,而IP协议只不过是对信息的发送者和接收者进行统一寻址的规则。

按照华为的说法,现在这些网络操作规则不再能够始终满足用户的现代需求,并且将来问题只会变得更糟。当文本消息和小文件通过网络传输时,TCP / IP是一个很好的设计方案。但如今网络中的交互不仅限于人与人之间。物联网、机器间通信、触觉互联网、远程医疗、自动驾驶汽车、全息通信等正在迅猛发展。保证网络中立性的TCP / IP不再适用。网络会依应用领域的不同而变成多层次,并且它自己的参数对于整个网络和每一层次都至关重要。例如,全息呼叫和高分辨率视频广播需要超快速的数据传输。对于机器间通信,最重要的是不能出现延误以及非常可靠的连接。也就是说,从理论上讲,在现有的设计中,如果网络过载(例如,实时流量过载),自动驾驶汽车可以“冻结”网络。但这是不允许的。

© AFP 2020 / MARK RALSTON
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华为表示标准正在制定中,新系统的部件将在2021年做好测试准备。经测试后方可知道华为提出的标准的可应用性。显然现有的协议已经过时,需要进行更改。

华为提出的标准的技术细节仍然未知。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华为表示标准正在制定中,新系统的部件将在2021年做好测试准备。经测试后方可知道华为提出的标准的可应用性。显然现有的协议已经过时,需要进行更改。同济大学软件学院讲师户现锋认为,在这种情况下,重要的是全球其他国家采用中国标准。户现锋专家在接受卫星通讯社采访时就此评论道:

“随着科技的发展,过去的协议可能在稳定性、传输效率方面都面临着一些难题,比如,无法满足和保证音视频传输、无人驾驶、商务或金融领域等应用的需求。因为协议的产生是符合当时的背景或者应用场景,若是过去的协议无法再继续满足新业务,则可以提出制定新的协议。毕竟每一项技术都具有自己的生命周期,如果经改进后仍然不能充分满足新的条件,那么肯定会产生新的协议。只是说新的标准制定后被接受的广泛程度非常重要。毕竟TCP/IP协议已经广泛存在,新协议若想替代也非一朝一夕便可完成。今后还有待于观察新协议的具体定位。”

在给国际电联的提案中,华为通过实例展示了其协议的优势。假设一个智能家庭运动传感器检测到“可疑活动”,便将该信号发送到监视摄像机。监控摄像机记录视频序列并将其发送到智能手机的主人。评估情况后,主人若认为没有危险,便向摄像头发送信号,表明一切正常。摄像机将相应的信号传输到传感器,这条链中的所有设备再次开始以“待机”模式工作。使用当前的网络体系结构,所有通信都是通过全局网络进行的,并且需要DNS域名根服务器。华为标准建议直接在设备之间进行通信,就像绕开全球网络基础架构一样,将信息传给远处的智能手机主人时仅在一个链接中使用它。由此可以减少全局网络上的负载,并优化其工作。

优化还来自对网络中立性原则的拒绝。正如英国《金融时报》指出的那样,在国际电联的讨论中,华为建议对网络进行“由上而下”的监管,以便通过指令确定流量的路由以及网络各层的优先级。这种方法在国际电联一些参与者中引起了负面反应。例如,欧洲互联网发起者之一、时任ICAAN观察委员会成员的帕特里克·弗斯特朗姆(Patrik Fältström)指出,现有体系结构的魅力在于互联网是中性的,可访问的,并且不受任何人监管。中国提出的标准让这种自由主义思想化为乌有。

另一方面,现在的互联网也绝不是一个免费且不受管理的空间。互联网泡沫破灭之后,它被谷歌、Facebook、亚马逊等技术巨头垄断。他们建立自己的规则以在网络空间中进行人与人之间的交互,并自行决定管理用户的个人数据。他们决定向谁提供服务,不向谁提供服务,并保留不解释拒绝原因的权利。互联网现在的确几乎不受国家管制,但这并不意味着它像以前一样是可公开获得并免费使用的。可见,中国现在选择了提出制定全球网络空间新标准的最佳时机。

关键词
华为公司, 互联网, 中国
社区公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