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18 2020年04月10日
中国
缩短网址
作者:
0 0 0

美国与中国的贸易争端可能很快升级为金融战,中国财政部前部长楼继伟在北京论坛上表示。在他看来,美国会竭力使用“长臂管辖”为中国公司设置各种障碍,就像此前对待华为和中兴那样。

楼继伟认为,美国正受到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的影响,并将千方百计继续对中国采取“霸凌”侵略政策。然而楼继伟指出,华盛顿的霸凌行动不会导致金融市场混乱或让人民币出现强烈波动,因为中国在不久的将来不会完全放弃对金融市场和资本的监管。这位中国前财长还认为,中国应该建立自己的结算系统,独立于外部参与者,因为依赖于华盛顿的国际体系为美国施加压力创造了额外的杠杆。

华盛顿和北京都表示,“第一阶段”的阶段性协议正在准备签署。然而对这项协议应该包括什么内容,再次各执己见。中国表示,只有当双方同时按相同比例取消现有关税时,才能达成协议。美国总统特朗普上周在评论华盛顿是否准备逐渐取消关税时则表示,没向中国许诺任何东西。可见,尽管双方早已疲于贸易战且都急于尽早签署协议,但我们还不能排除重演五月的情况:双方因在一些细节上存在分歧而在最后时刻拒绝签署协议。

另一方面,无论是中国专家,例如,楼继伟,还是美国专家,例如,著名汉学家毕晓普,都不止一次指出,即使签署某一贸易协议,短时间内也未必能扭转美中对抗的总趋势。中国前财长就指出,这种来自贸易领域的对抗可能会蔓延到金融领域。例如,特朗普政府已经在讨论美国国会反华“鹰派”提出的让中国公司在美国股票市场上退出的可能性。就在上周,一伙参议员提出一项法案,禁止美国退休基金投资中资公司股票。

不过,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张家栋教授认为,未必谈得上真正意义上的金融战。张家栋教授认为,中国不能进行这种战争,很有可能这里指的是在金融领域搞“长臂管辖”。

张家栋教授说:“首先,我认为中美贸易未必达到了‘战’的程度,更多地应该还是停留在大规模贸易纠纷的层面,因为贸易战是以摧毁对手为目标的。虽然当前中美贸易确实受到了损失,但是并没有出现贸易战大规模程度的影响。其次,沿着这一思路,我也不认为会出现以摧毁对方货币为目标的真正意义上的金融战,因为金融战是发生在两个金融强国间的事情,中国暂时尚无能力与美国进行抗衡。楼继伟发言所述的内容,我想应该指的是美国用金融手段去干涉中国企业的正常运行,属于金融领域的‘长臂管辖’。事实上美国早已开始逐渐进行干涉,并且在很多领域都有所影响。甚至有时美国并不需要直接出面行动,只要表达干涉的意图,就会影响到中兴华为等中国企业与其他国家的金融合作,因为这些国家可能会担心美国制裁它。当前金融领域无一国家和机构能够与美国相提并论,最主要的国际金融机构都掌握在美国人手中,所以我认为无论我们喜欢与否,这都是没有办法也无法躲开的问题。”

实际上,楼继伟谈论的恰好是在中国建立全面清算机构的必要性,因为这将让消除美国可能施加的压力所带来的后果成为可能。例如,今天在国际结算中,SWIFT系统几乎占据着垄断地位。但美国不断威胁把那些其政治行动有违美国国家利益的国家从该系统中开除。不过,这些威胁迄今为止只对伊朗变成了现实。美国还是明白,如果大肆挥舞制裁大棒,世界对基于美元的全球金融体系的信任将消失。

张家栋教授就此评论道:“如果仅从中美两国来看,美国应该更占优势,其手中金融领域的筹码更多。但是金融不同于贸易,是世界性事物。如果美国对中国乱用金融手段,一方面在伤害中国,另外一方面也在伤害自己。因为美国的金融霸权来自于它可以为全世界提供确定可靠的国际货币,如果美国为了一己私利肆意使用,破坏的是自己的国际信誉,必然会导致世界经济对它的信心迅速削弱。那么到时不仅中国,世界各国都会加速减少和摆脱对美国的金融依赖,所以这其中的利益得失,美国自己会去评估。”

作为SWIFT的替代方案,中国还在2015年就开发了自己的国际支付系统CIPS。在第一阶段,将11个本国和8个外国清算银行与该系统相连。去年春天CIPS系统的第二阶段启动,10家中外银行加入其中。该系统允许用人民币进行直接跨境支付。无需打开往帐。结果减少了交易成本和时间。而对其他国家来说,有了一个绕过SWIFT使用人民币进行结算的替代渠道。俄罗斯也有一个类似的解决方案——金融信息传输系统(SPFS)。最近有报道称,俄罗斯和中国可能会依靠这两个系统绕过SWIFT进行相互结算。为了实现俄罗斯组织及其中国伙伴间的支付,可以使用网关——软硬件的连接器将两个系统连成一体。网关将把支付信息从一个支付系统的格式重新编码成另一个支付系统的格式。届时双方将能在一个对自己方便的平台上工作,而不会遇到困难。

社区公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