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8 2019年09月18日
中国采取新一波刺激措施支持企业发展

中国采取新一波刺激措施支持企业发展

© AP Photo / AP Photo/Wally Santana
中国
缩短网址
作者: 列昂尼德 •科瓦契奇
0 83

中国政府宣布新一波金融刺激措施之后,亚洲股市出现上扬。上证综指、日本日经指数和香港恒生指数均收高。上周末中国央行宣布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中国政府正在努力应对未来的增长放缓:牛津经济研究员、美林银行和彭博经济都做出同样预测,2020年中国经济增幅将低于6%。

Bank of China
© Sputnik / Savitskaya Kristina
中国人民银行上周五宣布对所有银行降准50个基点,另外再额外对仅在省级行政区域内经营的城市商业银行定向下调存款准备金率100个基点。中国大型国企银行的标准存款准备金率下调后将为13%。下调将分三个阶段进行——9月16日、10月15日和11月15日。总体而言,此次降准将释放1260亿美元的流动性,用于扩大中小型企业贷款。

中国央行自2018年初以来已经7次降准。中国监管机构暂时没有采取激进刺激措施——比如降息。首先,2008年危机中得出的经验表明,过度刺激会造成经济严重失衡以及信贷泡沫的形成。取而代之的是,进行精准调控。中国政府希望,逐步降准应能提供足够的流动性,以降低中小企业贷款门槛。根据中国国家统计局的数据,中小企业贡献了80%的城镇就业,一半的税收收入,一半以上的GDP。因此在经济困难的情况下支持它们至关重要。

为那些在困难时期对GDP增长做出重大贡献的大型国家基建项目,也出台了其他激励措施。例如,中国国务院宣布,地方政府将能在明年早于以往发行专项债券。此外政府还宣布,各省发行的专项债券的20%可以用于投资项目

由此可见,完全有可能避免过去几年出现的不愉快的经历:国家拨出的廉价贷款,根据完全公平的市场规律,被派给具有潜在最大短期回报的部门。首先就是房地产市场。当为投机性业务投入大规模信贷,它的确会给投资者带来来之轻松的高回报。然而,首先,这对实体经济的增长毕竟没有什么好处。其次,投机市场随着时间的推移而过热,这本身就很危险。因此,正如国投信达(北京)投资基金集团有限公司首席经济学家何晓宇在接受卫星通讯社记者采访时指出的那样,此次刺激措施将更具有针对性。何晓宇专家说:

“首先,中国目前处于经济转型的大背景下,由初级的粗放式经济转向注重质量、以高新技术为主的发展模式。在我们逐渐抛弃旧形式的同时,新的模式却还没完全成型。其次,中国目前的经济还存在一些问题,从外部角度来讲,主要指中美间的贸易摩擦,包括美国对中国经济的封锁和抑制。从内部来看,则是此前对民营经济的位置摆放不够准确,尤其是民营经济在融资贷款方面处于不平等的地位,再加上房产市场的挤压和绑架,一度导致民营经济的发展出现了许多困难。所以在这种情况下,这些政策主要就是为了能够逐渐进入‘后房产时代’,即开始转向民营、中小微企业的融资,抑制房地产的融资。因此我个人预测这些政策应该是非常有效的,能够从信心上鼓励民营经济的发展,减轻其过重的负担。因为若是在市场上无法获取贷款,那么对他们来讲就只剩下民间借贷,而民间借贷的利息是非常高的,外加高昂的房地产租金,以及日渐增长的人力费。我们经常同民营企业家接触,他们都觉得经营很困难,很多都要熬不过去了。所以这样一种政策,我认为会对中国经济的发展起到有效的推动作用。”

中国正试图安抚本国市场
© AP Photo / Ng Han Guan
到目前为止中国没有降息,尽管在美联储降息之后全球范围内已经出现宽松货币政策的浪潮。这有几个原因。首先,降息可能会进一步削弱人民币,这对中国不利,尽管与美国发生贸易战。此外,降息最好留给以后作为最后的手段,当其他手段无济于事之时。何晓宇专家接着说:

“我认为,如果达不到预期效果,降息的概率应该还是蛮大的。目前的政策是有针对性的,是把资金合理地流动到需要的地方,譬如政府扶持的、有发展前景的行业以及那些需要资金的企业,而不是进行所谓的‘大水漫灌’。其次,我个人认为,此次的政策是包含一定政治因素的。因为目前中美之间存在贸易摩擦,数据显示美国的股市近期也不大理想,那么我们就是要把中国国家的经济信心在全世界树立起来。所以我个人还是持乐观的态度。”

另一方面,仅靠信贷刺激或许还不足以支持商业活动。毕竟获得的贷款可能用来偿还旧债。为了让企业把新借贷款用于扩大生产,它必须对未来充满信心。中国8月份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超过50。这说明生产在扩大。政府的财政政策措施也给企业带来信心。今年给制造业增值税率从16%下降到13%,给运输、建筑等行业从10%下调到9%。此外中国政府已明确提出各地可将养老保险单位缴费比例降至16%。据经合组织估计,中国财政刺激规模相对于GDP的比例2019年可能高达4.25%——几乎是一年前的两倍。另一方面,在2008年危机期间,政府用于支持经济的数额相当于GDP的比例为12.5%。由此可见,为了取得好的成绩,还需要给中国经济来点儿兴奋剂。


关键词
金融市场, 经济, 中国
社区公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