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25 2020年09月20日
中国
缩短网址
0 0 0

中国外交部宣布,中国与梵蒂冈签署了主教任命临时协议。官方声明强调,中梵准备继续保持联系,推动改善双边关系进程。那么,在枯燥的行文背后有着怎样的实情,中国与罗马教廷之间最近达成的共识是否重要?专家从中梵1949年后天主教在华现代历史关系中的各个方面向卫星通讯社做了解读。

中国与天主教会的关系源远流长。16世纪中叶,第一批传教士在澳门扎根,然后逐渐渗入北京的紫禁城。目前,中国是亚洲天主教会最多区域之一。而且,根据一些评估,天主教徒数量在不断增长,尤其在城市青年和大学生中。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中国规范宗教组织活动法律的基本原则,是其独立于外国宗教组织之外。中国的宗教社团,不能由国外控制。因此,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天主教的存在和活动,均无法再从属于梵蒂冈。

1951年,中国指控梵蒂冈驻华使节黎培里(Antonio Riberi)从事间谍活动,将其驱逐出境。梵蒂冈和中国断绝了外交关系,迄今为止,双方外交关系还未恢复。此外,中国自建天主教爱国会监督天主教信众。爱国会成员由中国政府认可,但不承认梵蒂冈对其享有主权。中国天主教爱国会不与梵蒂冈磋商独立任命主教,并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的教会机构进行管理。

很多人觉得,在此条件下,梵蒂冈和中国政府走近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但是,局势在发生变化。最近一些年里,梵蒂冈方面率先迈出了步子。2014年 12月,罗马教皇拒绝与达赖喇嘛举行会晤。后者在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年度会议框架下正好身处罗马。从各方面看,这是为与北京展开对话创造条件。2015年12月,教皇对古巴和美国 进行了历史性访问,并表示愿意访问中国。2016年,教皇方济各历史上首次向中国人民祝贺即将到来的春节。他宣布:“春节来临之际,我想对习近平主席和所有中国人民表示最亲切的祝福和祝贺。”中方同样表态,不反对与梵蒂冈讨论天主教问题,但不会脱离自己的原则立场。

鉴于此,一些观察家指出,在华主教任命临时协议是历史性文件,为罗马教廷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外交关系开辟了道路。香港圣使徒彼得与保罗堂区负责人大司祭迪奥尼西在接受卫星通讯社采访时认为,目前迈出的仅是第一步。但很明显的是,梵蒂冈在做出让步,准备根据中国条件解决现存问题。

他说:“协议文本还未公布,属于‘过渡性文件’。签署真正协议的期限和条件均不明确。但有一点是清楚的,梵蒂冈承认七名主教。在香港,很多人批评的恰恰是梵蒂冈在做出让步,而北京却没有。任命的主教不合法事实本身,已是梵蒂冈做出重大让步和给出了先例”

中国外交学院教授苏浩在接受卫星通讯社采访时,对达成的共识给出正面的评价。

他说:“这是中国与梵蒂冈关系向前发展的一个进展。总体来看,中梵两国的宗教关系和政治关系没有太大的问题。从国际关系角度看,梵蒂冈和台湾仍然保持着邦交关系,这是中梵两国间关系发展的一大障碍。但是,梵蒂冈一直有意和中国大陆发展密切的合作关系。因为中国大陆有大量的天主教信徒,和梵蒂冈有着密切的宗教联系。但是过去一直存在这样一个问题——按照罗马教廷的规定,各区的主教应由梵蒂冈直接任命。而中国的宗教政策坚持‘自治、自养、自传’的方针,我们不同意梵蒂冈任命在中国的主教,这是中梵关系的一个症结。此次双方签署的主教任命临时性协议,可以说在相当程度上为双方找到了契合点,为中梵两国的关系打开了一个窗口,为两国关系今后的发展创造了一个良好的条件。”

梵蒂冈是欧洲唯一与台湾保持外交关系的国家。最近一段时间里,台湾在快速失去外交盟友,那么,对于梵蒂冈来说,又有着怎样的前景呢?苏浩教授阐述了自己的看法。

他说:“我认为有这个可能性。实际上,梵蒂冈方面一直有意愿同中国大陆建立外交关系,但是过去的主教任命问题是两国关系正常化的一个障碍。现在这个问题有了相当程度上的解决基础,为两国关系的正常化打开了一个窗口,奠定了良好的基础,未来中国和梵蒂冈建交的可能性是非常大的。”


关键词
梵蒂冈, 中国
社区公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