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6 2020年10月23日
中国
缩短网址
0 0 0

中国认为同朝鲜对话完全可能,尽管最近数周朝鲜进行了多次导弹试验,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刘洁一在联合国紧急闭门磋商后对记者表示。这位中国外交官支持完全履行联合国制裁,但在安理会决议中也有必须开展对话、和平调节朝鲜半岛局势的内容。

在回答平壤是否应当首先迈出第一步、停止试验或者美韩先要在本地区减少军事活动的问题时,刘洁一强调,不明白“为什么对话不能现在举行,在当前形势下”。

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再次敦促美日韩不要把朝鲜放弃自己导弹与核计划作为恢复同其谈判的条件。俄罗斯科学院东方研究所专家沃龙佐夫在接受俄罗斯卫星通讯社采访时表示,磋商的目的就是为了达成这一共识,而不是为开始谈判提出条件;中国在联合国采取了不排除外交手段的完全理智的立场。


沃龙佐夫说:“一方面,当然这是中国代表的外交手段——美日韩没有准备改变在同朝鲜对话问题上的立场。另一方面,中国人显然是在敦促美国人要表现出更大的灵活性,更清醒地面对现实。美国无论在奥巴马时还是新总统上台后提出的同朝鲜恢复谈判的条件,没有变。美国人只准备在一定的条件下同平壤谈判,而这些条件实际上等于逼迫朝鲜投降。现实告诉我们,朝鲜至今也不同意在这些条件下进行谈判,这一立场将来也不会变。我觉得,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正是想把这一点转达给美国。他敦促自己的同行,首先是美国人,表现出灵活性和理智。”


吉林大学东北亚研究所所长巴殿君认为,美日韩实际上为朝鲜问题的解决关起了门。


巴殿君说:“中国在朝鲜问题上所持立场是从朝核问题的危害性和复杂性出发的。中国主张朝鲜问题各方应坐下来谈判,通过对话和外交斡旋,进一步解决问题。但是在目前各方无法‘坐下来’谈判,甚至是‘站着’、‘隔空喊话’的背景下,朝鲜半岛问题的解决可以说是难上加难。一旦朝鲜半岛这样的局势持续下去,即使是今后各方真正要开启政治对话也是很困难的。朝鲜半岛的局势越来越紧迫,已经到了不得不着手解决的关键阶段。各方必须认识到,不给朝鲜预设任何条件,首先通过对话协商,打消朝鲜关切的安全困境,才能够进一步解决问题。而不是按照美日韩的方案,一味地给朝鲜预设条件,禁锢朝核问题的解决路径。”


刘洁一在谈到可能针对朝鲜追加制裁时指出,联合国安理会成员“需要面对现实,选择最佳行动方案”,“安理会应当决定在当前形势下该怎么办,而我们需要同安理会其他成员国密切配合”。

路透社在评论刘洁一的发言时指出,中国周二“绕开了同美国磋商有关可能对朝采取新措施的问题”。路透社提醒说,近一个月前华盛顿开始同北京就加强对朝制裁问题进行磋商。但在一周前美国常驻联合国大使妮基·黑莉称,中国却“保持沉默”。

也许中国认为目前施加给朝鲜的压力足够大了?沃龙佐夫在回答这个问题时指出:“是,很可能是这样。中国人自己决定对朝鲜施压、制裁的力度。当然他们对这个力度大小有自己的看法。美国人总希望中国能施加尽可能大的压力、采取尽可能严厉的制裁和其他限制。但是中国则从自己国家利益着眼看待这个问题。”

从西方媒体公布的资料看,中国在履行对朝制裁义务给自己的经济利益造成一定损失。4月中国从朝鲜进口的产品创下多年来的最低纪录,已经低于1亿美元。进口规模减少如此之快,主要是因为中方暂停进口朝鲜煤炭。全球第二大经济体4月从朝鲜进口的商品总价值为9930万美元。这是2014年6月以来的最低水平。今年3月还为1.146亿美元,而在年初为1.677亿美元。与此同时中国对朝出口4月降至2.882亿美元,比3月份减少12%。截至2017年年初出口增长32%,达10亿美元。

而不久前有日本媒体报道称,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4月初会见美国总统特朗普时要求华盛顿100天内不要对朝强化单方面制裁。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康周三表示,“这一消息不属实”,没有这样的要求。

观察家们还注意到香港《南华早报》有关刘洁一在昨日紧急闭门磋商期间会见日韩常驻联合国代表的报道。该报指出,会面结果证明三方在解决朝鲜问题上存在战术分歧。日本主张进一步加强对朝制裁,而日本常驻联合国代表在同记者交谈时,没有就对朝制裁新决议进行评论。

关键词
韩国, 日本, 朝鲜, 中国
社区公约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