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加密货币:从投机炒作到金融监管工具

© Sputnik/ Alexei Danichev
缩短网址

包括最著名的比特币在内的加密货币市场的总市值,2018年实际上已经下降到原来的五分之一。投资者们对数字货币去中心化的想法感到失望。在此背景下,一些国家越来越倾向利用比特币把本国货币转变成数字货币并获得以前未曾见过的监管金融体系的工具。

比特币的开发者(或一组开发者)署名为中本聪书写《白皮书》时,未必能想到他(们)发明的东西会比黄金高出许多倍。最初开采并交换比特币的,主要是那些对密码学感兴趣的程序设计员。当时与其说比特币是作为一种货币或者是拥有很高价值的资产,不如说只是把它当作一种爱好。

© AFP 2019/ Anthony WALLACE
是的,其发行与处理基于区块链技术的货币去中心化的想法,随着时间的推移,倒迎合了许多金融投机商的口味。因为没有某个统一的监管部门,而这就意味着,这种货币的供应及其汇率完全取决于很容易受投资者们的愿望影响的市场情绪。正因为如此,比特币的汇率,就像许多其他加密货币一样,一年时间增值20倍。如果说2016年年底比特币汇率约值1000美元的话,那么到2017年12月,在全球首批比特币交易市场开始工作前,人们要为1比特币付20000美元。

那些直接从事比特币和其他加密数字处理的采矿者们的整个工业也在增长。实际上中国成为市场的垄断者,或许是因为拥有生产采矿

设备的雄厚工业基础以及采矿和处理必需的大量电能非常廉价。全球70%比特币产自中国。此外,中国还是最先进采矿技术设备的生产商:比特大陆科技有限公司(ASIC)占据全球市场的3/4。

© Sputnik/ Evgeny Odinokov
然而当比特币市场发展到如此令人惊叹的规模,中国政府开始感到不安。首先,政府明白加密货币的价格是个取决于投机者情绪的极易受外界条件影响的东西。同时中国不断增长的采矿市场积累了数亿完全现实的美元,而且一旦出现波动很容易失去它们。更不用说,已经不仅是投资者,而是普通百姓开始投资数字货币。中国媒体报道过许多这样的事例:人们为了投资比特币,把自己的房子卖掉,或者把学费用来投资,甚至老人们也把积攒下来的不多的退休金投资比特币。这最终导致严重社会动荡。于是中国开始全面禁止加密货币流通,包括禁止许多数字资产交易所和首次币发行ICO。

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张宁博士告诉卫星通讯社记者,今年1月中国央行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也对采矿者做出指示,它们应当逐渐停止自己的活动。

张宁博士说:"我认为,中国政府会采取较强硬的措施。目前我所看到的措施是,为保证民用和工业用电正常,对比特币矿场进行限电,目的是让他们有序地撤出, 未来还会一步步收紧。 政府之所以采取此类举措的 原因,首先就是以比特币为代表的虚拟货币泛滥,影响到了各国央行的发钞权,在这种状况下,为了保持人民币汇率稳定和坚挺,中国近两三年来在外汇流出、居民在国外消费、支取现金等方面都在收紧。而虚拟货币对跨境资金流动的正常秩序造成了一定的冲击--有一些非正当来源的资金、黑钱通过跨国流动,比特币为虚假的资本跨境流动提供了一些渠道,规避了央行的监管。"

2018年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汇率开始下跌。分析人士经常把这与中国政府的禁令挂钩。据说,当占据市场三分之二的玩家退出后,这自然会给整个市场造成压力。当然限制性措施也能起到一定影响。但是可以避开它们。加密货币交易开始大量向其他司法管辖区--日本、新加坡、韩国、甚至邻近的香港转移。加密货币市场中那些不能及时在新的交易所注册的参与者,则借助p2p进行交易。最后,采矿者们开始寻找电能便宜、寒冷气候的地方--俄罗斯的后贝加尔、西伯利亚或加拿大,以节省为不断冷却设备而消耗的电能。

加密货币交易所频繁发生的故障更让投资者感到恐惧。他们时而受到黑客攻击,他们的个人资料被第三者窃取;加密货币的钱包时而被盗。最后,交易所活动停止本身带来巨额亏损。从事比特币交易的中国交易所OKEx,去年秋就遭遇一场悲剧。在比特币价格严重下跌之时,交易所突然"出现故障"--把交易者都"赶出"了个人空间,他们不能完成任何交易。但是,由于汇率下跌,追加了保证金。结果,许多投资者的账户被迫关闭,他们对此没有施加影响的任何能力。许多人失去了唯一的储蓄。愤怒的投资者差点冲进公司办公室。OKEx的创始人徐星甚至不得不藏到派出所。

最后,无法让投资者感到乐观的还有,采矿业和开发者内部不能达成共识。不止一次发生过比特币"叉子"或者分离。出现了主要比特币的一个分支--比特币现金。后来它也分离出来。不能说,这些因素中的某一个对比特币汇率产生了决定性的影响。很有可能,是所有这些因素的总和致比特币市场下滑。

无论如何,比特币将以相当于一年前五分之一的价格进入2019年。炒作已成过去,只剩下专业玩家。在此背景下,一些国家越来越倾向利用比特币把本国货币转变成数字货币并获得以前未曾有过的监管金融体系的工具。委内瑞拉试图用石油资产担保的国家加密货币El Petro振兴本国经济。3月21日委内瑞拉启动首次币发行。起初计划El Petro价值相当于一桶委内瑞拉石油。委内瑞拉政府希望,加密货币将有助于稳定玻利瓦尔。甚至开始用加密货币计算退休金和公民的社会福利,并建议其他国家以El Petro支付石油。但是后来得知,加密货币的价格由马杜罗总统决定。一年内El Petro增长数倍。而玻利瓦尔因此贬值加速,暂时根本谈不上任何的经济稳定。

© Sputnik/ Alexei Danichev
中国也透露了发行本国加密货币的计划。中国央行副行长范一飞指出,现阶段的央行数字货币设计应注重M0替代。引进数字货币和比特币将让中国政府大幅减少影子经济的规模。这位中国央行副行长表示,交易只能是匿名的。可见数字人民币将提高交易的透明度(已不能做黑帐)。第二,数字货币服务系统的花费,对监管部门来说,要比发行和销毁纸币的费用低得多。第三,借助加密货币可以更快更便宜进行跨境转汇。

目前这还只是设想。但是,现在就已经可以看到一种相互矛盾的趋势。基于区块链的加密货币被自由者们认为是对2008年危机的回应--在他们看来,危机的罪魁祸首是大国央行和全球大型金融机构。于是便想出一个简单办法:发明一种货币,谁也不能垄断它,它只受到自由市场的调控。现在的实践似乎表明,没有监控者经常会出现混乱。更令人惊讶的是,自由主义者们的区块链非常适合全面金融监管。